德州前首富张洪波百亿 企业破产 自称遭县领导报

建御雷神 2019-05-01 12:19112http://www.sxdltsz.comadmin

2015年下半年,是中澳集团高度困难的时刻。张洪波回忆,那时,资金链断裂,企业生产断断续续,产量微小,银行纷纷讨债,造成全厂员工人心惶惶,大量高管纷纷离去,基层员工纷纷离职,管理混乱。

企业快速发展时期,张洪波曾自称,“银行都是排着队上门求我贷款。”但此时,各大银行排队上门来催款。

2015年5月20日,举步维艰的中澳集团发布《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的公告》称,受资金影响,公司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,自4月下旬开始,部分生产线相继陷入停顿,整体开工率为30%左右。

“鸭王”跌落

2017年6月4日,张洪波因涉嫌非法经营罪,被警方带走调查。

他的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晚9点左右,两人在县政府准备乘电梯上楼的时候,被庆云县公安局带走。次日,张洪波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刑拘。当月,中澳集团的总裁张航(张洪波弟弟)、分管财务副总裁李洪德、资金管理部总经理柳瑞涛因同样的罪名,被警方刑拘。

警方首先侦查的是,中澳集团利用鸭农的身份证,办理信用卡并套现一事,此事发生在8年前。

德州前首富张洪波百亿 企业破产 自称遭县领导报

企业迎接美国、新加坡食品安全检测的展示图。受访者供图

分管财务的李洪德回忆,当时,工商银行庆云支行的副行长张国伟找到他,说该行有办理信用卡的任务,托他帮忙找人办些卡。“我带着张国伟,一块找到张航,在中澳集团接待室,张国伟对张航说,只要有身份证复印件,填写一个信用卡申领单,中澳集团再开具一个员工证明,就能办理一张额度5万元的信用卡。”

中澳集团一方为了增加企业流动资金,庆云工商银行为了完成任务,双方一拍即合。随后,张航将此事汇报给张洪波。

“咱中澳集团可以养鸭户和员工的名义,在工商银行办理信用卡,可以用信用卡买饲料、原料,这个也不违法,不行就办了吧。”张航说。

“行啊,你看着定了吧。”张洪波回答。

这些养鸭户并非中澳集团的员工,大多是和集团有合作的当地鸭农。不久,中澳集团以签订合同为由,收集了800余名养鸭户的身份证,并办理了信用卡,供企业使用。为此,中澳集团和银行签订了担保合同。

据警方侦查,2009年5-6月份,由张洪波决定后,李洪德等人骗取877名鸭农的身份证件,伪造冒用中澳集团职工身份,在工商银行庆云支行,骗领877张额度5万元的透支卡。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,中澳集团利用这些信用卡套现2.19亿元,作为公司无息周转资金使用。

警方认定,张洪波等四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。但张洪波的辩护律师提出,本案中,中澳集团没有侵犯鸭农、银行的经济利益,信用卡已全部按期还款,没有给任何机构和个人造成任何损失。另外,他提到,办理信用卡一事,是银行工作人员为完成任务首先提出的建议,银行对该行为知情。

时任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副行长的张国伟承认,当时工商银行大力推广信用卡的业务,每个支行都有办理信用卡的任务,“行长蒋爱芹,将这个任务交给我,我找到当时中澳集团副总裁李洪德,想通过他们解决一些信用卡的任务。”

按照张国伟的说法,当时信用卡申领单,是中澳集团的人取走的,全部填好后送回银行。信用卡办理出来后,也是中澳集团的人统一领走的。新京报记者致电工商银行客服,她说,如果办理信用卡,需要个人前往银行提交相关资料,不得由他人代办。

张国伟说,他知道这批信用卡是中澳集团为养鸭户办理的,但他以为,卡是养鸭户个人使用的。另外,中澳集团为养鸭户出具了员工证明,“我们觉得养鸭户就是公司的正式员工。”新京报记者致电工商银行客服得知,单位出具员工证明后,银行需要核实其真实性,但此案中,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并未核实到。张国伟说,信用卡办出来后,“(银行)应该存在回访,具体谁负责回访,我也不清楚了。”

此外,中澳集团利用这批信用卡透支十余次,多则一两千万,最少也是五六百万。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,庆云工商银行迟迟没有发现这一情况。直到2010年9月份,工商银行山东分行发现,该批信用卡同一天刷卡,同一天还款,存在套现的嫌疑,随即冻结。

除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,警方侦查,张洪波等人还涉嫌伪造增值税专用发票。

骗贷疑云

2017年7月12日,警方以上述两项罪名抓捕张洪波等人,但在2018年9月11日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,增加了一项新罪名——贷款诈骗罪。

警方提出,在2012年7月份,张洪波安排李洪德、柳瑞涛等人通过伪造购销合同、资产负债表、现金收支表等方式,从工商银行骗取贷款1.5亿元(已归还7500万元),从建设银行骗取贷款9350万元(已归还2600万元),从农业银行骗取贷款2.4亿元(已归还1000万元)。贷款的资金主要用于归还贷款、支付工人工资、公司的其余正常经营费用。

对此,张洪波的辩护人提出不同意见。“卷宗中有大量证据证明,银行对中澳集团提供的材料,没有进行实质性审查,且对虚假行为是明知的,银行并非陷入错误认识而发放贷款,所以不构成骗取贷款罪。”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建设银行庆云支行的工作人员,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曾提到,其向中澳集团发放贷款时,没有按程序需要,审核担保合同的签订、抵押登记情况,也没有实地勘察工程进展,“就直接签字,盖了印鉴章。”

该工作人员认为,中澳集团实际上不符合发放贷款的标准,但行长之前打过招呼,“大体意思是说给中澳集团放款,是上面沟通好的,该放款时就放款,他那意思不要让我审核太严了。”

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工作人员向警方供述,在中澳集团递交贷款申请之前,(银行)就得去实地调查,如果企业正常运转,符合银行要求,便可以接受贷款申请,进行层级申报。

“但是,这笔贷款,领导之间已经沟通完了,他们沟通完之后,我们行里的领导召集我们开个会,说要给中澳办理贷款。具体是如何沟通的,我就不清楚了,我后续就是负责给中澳发放上级已经审批的这笔贷款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到2019年3月30日,庆云县公、检、法联合通报称,公安机关又获取线索,发现中澳集团及张洪波等人还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等其他犯罪,涉案金额巨大。

迄今,一审尚未开庭。

德州前首富张洪波百亿 企业破产 自称遭县领导报

中澳集团此前生产车间。受访者供图

破产、拍卖

张洪波被刑拘后的第三天,中澳集团便被庆云县法院裁定破产重整。

新京报记者获取的《一季度中澳集团破产重整有关情况》显示,中澳集团共欠债27亿元。经过评估机构评估,中澳集团及纳入合并重整的17家关联企业,在持续经营的情况下,资产估值为5.6亿元(包括3183亩土地,房屋建筑物、设备和存货);在破产清算的状态下,估值为2.2亿。这一数字,远远无法抵消债务。

《情况》显示,2017年6月至12月,中澳集团被接管期间,实现盈利604万元。但最终,因重整期满,无人接盘,法院宣告中澳集团破产。

2018年8月29日,刘琳眼中“无法估价”的“欧号”被拍卖。起拍价为100万元,保证金20万元,增价幅度2万元,时间为一天。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此次拍卖仅一人报名,拍卖结束前27分钟,庆云县兴业资产运营开发有限公司,以起拍价拍走“欧号”。记者查询发现,庆云县兴业资产运营开发有限公司从事房地产业,是山东庆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企业,而山东庆投公司,则是庆云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全资企业。

2019年1月3日,中澳集团三十九宗工业用地使用权(3183亩)、130处房屋建筑物(面积182210.7平方米),501处构筑物及管道沟槽、2044台设备被拍卖,起拍价为2.16亿元。和第一次拍卖一样,此次拍卖时间同样是一天,同样是一次出价,也同样是以起拍价拍走。

此事近日引发网络热议,中澳集团的资产被质疑遭到贱卖。

对此,4月5日,庆云县相关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欧号”的资质,登记在中澳集团关联企业——新元公司名下,“但因新元公司名下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个‘欧号’,股权无法评估。最后,通过债权人会议决定,将新元公司连同‘欧号’整体拍卖,起拍价是新元公司的注册资本100万。”

该负责人称,拍得新元公司的庆云兴业公司具有国资背景。“拍卖的时候,没人竞拍,县里的意思是,先将中澳集团完整的产业链及资质保存在兴业公司,下一步再转给相关的企业。”

对于土地拍卖问题,该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中澳集团被拍卖的16宗土地,位于县经济开发区,并不在核心区;另外23宗土地分布于5个乡镇,最远的大胡窑厂,距城区有10.6公里、最近的高家窑厂也有2.5公里,“这些地块存在大量水,无法使用。”

张洪波的举报信提出了企业破产的另一种说法。他提到,该县新上任的主要领导,想和他合作搞房地产。他拒绝合作后,最终遭到报复。

4月4日,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德州市、庆云县两名相关负责人。他们称,上述张洪波的说法为无稽之谈。

庆云县县长孙洪昌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中澳集团资金出现问题后,“张洪波多次携带土地档案找到我,说银行的钱可以不还,要求县政府帮助他把开发区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,开发房地产。”孙洪昌说,在当时严峻的形势下,引入战略投资者,加上政府提供的政策支持,对企业进行改制重组是最好的出路,但是张洪波放弃了这一选择。

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

比特棋牌_金牛棋牌_516棋牌:德州前首富张洪波百亿 企业破产 自称遭县领导报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比特棋牌_金牛棋牌_516棋牌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12012366号-2 鄂公网安备61032702000228